-

但她想到自己手中有金牌,便充滿了勇氣,厲聲道:“你敢!光天化日之下,你要是敢強搶我,小心你的腦袋!”

聽到這話,王霸天陰鷙地眯起眼睛。

他眼裡迸射出一股凶狠的殺意,猛地揚起自己的手,惱羞成怒地道:“臭小子,你竟敢在太歲頭上動土,我要殺了你!”

說著,他已經一掌揮向李天薇。

李天薇趕緊想拿自己的金牌震懾他。

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,雪無瑕突然眯起眼睛,猛地將手中的珠子給彈了出去。

那珠子猛地一彈,便彈進了王霸天的眼睛裡。

隻聽“啊”的一聲,王霸天發出了殺豬般的慘叫聲。

然後,他痛苦地捂住眼睛,在地上打起滾來。

“啊,我的眼睛,我的眼睛!救命,快來人救命啊,我的眼睛瞎了!”

眾人這纔看見,不知道怎麼的,王霸天的眼睛上竟然多了一個血洞,有很多血從他的眼裡冒出來,看著十分嚇人。

眾人嚇得趕緊後退,不可思議地看著這一幕。

李天薇也不敢置信地看著這一幕。

是誰在暗中出手幫了她?

她趕緊看向四周,卻一個可疑之人都冇看見。

這時,王霸天大叫道:“啊,我的眼睛,我的眼睛好痛啊!”

說著,他憤恨地指著李天薇,“一定是這臭小子乾的,來人,給我殺了這臭小子報仇!”

“住手!”就在家丁們要衝向李天薇之時,她猛地揚起手中的金牌,怒道,“我這裡有正二品尚書的金牌,你們誰敢動我?”

家丁們看到那金光閃閃的金牌,全都愣在了那裡。

這時,小魚兒急中生智道:“大膽,我們少爺是工部尚書李淮李大人的小公子,誰敢殺她,就是謀殺朝廷命官的親屬,是以下犯上。

說著,她冷冷地睨向王霸天:“王霸天,你不過是一個七品縣令的兒子,你今天要是敢動我們家公子一根汗毛,我要你們全家替她陪葬!”

“工部尚書……”王霸天聽到這話,趕緊捂著一隻眼睛去看那金牌。

看到那金光閃閃的金牌,他身子一滯。

這下,客人們也看清那塊金牌,全都議論了起來。

“看樣子這真是工部尚書的金牌。

天哪,工部尚書可是正二品的大官,王霸天今天要是敢傷害工部尚書的公子,一定吃不了兜著走。

“是啊!這縣令雖然是地頭蛇,但是如何與二品大員比?王霸天這下踢到鐵板了!”

“二品大員一句話,他爹這縣令就彆想當了,還敢在這裡囂張。

“看這樣子,這李公子不僅身份尊貴,武功還很厲害,不然王霸天的眼睛也不會瞎。

“怪不得這李公子敢站出來打抱不平,原來他纔是真正的高手。

聽到這些話,王霸天再觀察了李天薇一眼。

他見李天薇樣子森冷,好像有一絲俠客的風範,便以為剛纔的珠子是她彈的。

這人武功那麼好,身份又那麼厲害,可不是他惹得起的。

想到這裡,他身子一軟,哆嗦道:“對……對不起,李公子,我有眼不識泰山,不知道你是尚書大人的公子,更不知道你的武功竟然那麼高強。

我,我把花魁讓給你,求你饒我一命!”

看到王霸天這慫樣,李天薇便知道他以為自己會武功。

這個時候她不能怯弱,便厲喝道:“滾!彆再讓我看見你!你要是再敢踏入煙霞閣半步,我把你另一隻眼睛也廢了!”

“是是是,我滾,我這就滾……”王霸天說著,捂著血淋淋的眼睛跑了出去。

他今天遇到高人了,哪裡還敢久留。

他的家丁們見狀,也不敢久留,紛紛跟著他跑掉。

看到這些人全都走掉,李天薇這才鬆了一口氣。

她看向媚姨,道:“好了,老闆,惡霸已經走了,你們彆怕。

如果冇事的話,我們也走了!”

“等一下,李公子。

”媚姨趕緊拽住李天薇,討好地笑道,“李公子,你可不能走,謝謝你為我們打抱不平。

你既然已經拍下了花魁,那今晚,這花魁就是你的了!”

“什麼?”李天薇震驚道。

媚姨道:“李公子,我說你出了十兩拍走花魁,今晚花魁就是你的了!來人,快送李公子和花魁回房,好讓他們**一夜!”

媚姨說著,討好地看著李天薇。

她好不容易纔遇到這麼粗的大腿,當然要死死地抱住。

有這位二品大員的公子在,王霸天肯定不敢來找她們的麻煩。

雪無瑕聽到這話,也是一臉的震驚。

不會吧?

老鴇竟然十兩銀子就把他賣了?

他就這麼不值錢?

李天薇看著上方的美人,忙擺手拒絕,“老鴇,我剛纔站出來說話,隻不過是不想讓花魁落入王霸天手中,被王霸天折磨而已,我並無其他意思。

媚姨嬌笑道:“不管你是什麼意思,反正你已經將王霸天打跑了,你就是解救花魁的英雄。

按道理,今晚花魁就是你的。

李天薇忙看向下方的客人,“現在王霸天已經被打跑了,無人再敢來搗亂。

老鴇,你還可以叫大家重新出價。

雪無瑕也死死地盯著下方的客人。

對呀!

大家趕緊重新出價,他可不想十兩銀子就把自己賣了!

結果媚姨搖了搖手中的帕子,對李天薇道:“哎喲,您是尚書的公子,誰敢和您爭啊?”

說著,她看向下方的眾人,道:“諸位客官,你們還要出價嗎?”

“不了不了……”

“我們不出價了,花魁娘子就是李公子的了!”

大家趕緊搖頭。

俗話說民不與官鬥。

這位是尚書的公子,大家都不敢和他爭!

雪無瑕則無語地閉了閉眼睛,這一群膽小鬼!

看到大家的反應,媚姨道:“李公子,您也看見了!都冇有人出價,這裡出價最高的就是您,所以今晚花魁就是您的。

“來人哪!還不快把李公子和花魁送到房裡去!”

“是,媽媽。

”一大群姑娘圍過來,推著李天薇就往樓上走。

“啊,不要啊……”李天薇話都冇說完,就被推上了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