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《隔壁大反派越養越奇怪》

小說介紹

主角是夏青周沂南的小說叫做《隔壁大反派越養越奇怪》,這本小說的作者是天堂鳥傾心創作的一本豪門總裁類小說,內容主要講述:

《隔壁大反派越養越奇怪》

第2章

免費試讀

夏青眼睛一眨,眼淚就跟斷線的珠子一樣滾落了下來,看的徐鳳霞更加懊悔擔心,趕緊用手帕給她擦。

夏青的視線透過徐鳳霞手臂的縫隙,看向了路邊。

那個揹著筐低著頭,瘦的跟麻桿一樣,穿著明顯短小還打滿了補丁的衣服,黑布鞋頭上破了個大洞的少年,就是她的目標人物周沂南。

隻是夏青冇想到,十歲的周沂南生活的這麼艱難,不過他那張臉,倒是跟記憶中一樣好看。

麵白如玉,眉眼如畫,襯得他這身打扮都不那麼寒酸了。

周沂南看到夏家人,停下腳步,微微衝夏奶奶點了下頭,喊了聲,“夏奶奶!”

夏奶奶急的滿頭是汗,含糊地應了聲,冇再多說什麼。

當週沂南的視線掠過夏青的瞬間,她不由屏住了呼吸,可他隻是淡淡地掃了她一眼,就移開了視線,繼續往前走。

夏青暗暗鬆了口氣,哪怕知道他現在還小,他們兩家還是鄰居,可是隻要一想到他將來會成為坑蒙拐騙,無惡不作,最終被國家賞了一粒花生米的百億詐騙犯。

她就本能畏懼。

係統聲音響起:請宿主儘快完成任務,讓目標人物改邪歸正,停止黑化。

夏青愣住:你的意思是他已經開始黑化了?

夏青腦海中立刻浮現出一張周沂南的個人數據,在姓名年齡這些常規數據外,多了兩個數值,黑化值40%,好感值0

夏青問了係統才知道,這個黑化值如果達到60%,周沂南這個人就再也冇有變好的可能,她的任務就失敗了,隻能想辦法阻止他變得更壞。

而好感值,指的是周沂南對她的好感程度,好感值越高,對目標人物的影響力越大。

而周沂南對她的好感值,是0!

係統對這個數值的定義是:毫不在意。

夏青頭疼了,她臨死前是腦子壞了嗎?竟然會接受這種任務!

係統偷偷擦了擦莫須有的汗,不敢告訴宿主,她其實隻是個炮灰,在這個位麵,還有個天選之女。

之所以挑選宿主做任務,是因為現在天選之女和目標人物還無法產生交際。但是反派又黑化的太快,不加以阻止可能會影響到位麵穩定。

不過就算宿主完不成任務也不會受到懲罰,因為炮灰對位麵的影響微乎其微,所以任務獎勵什麼的也不用太期待,冇有哪個係統會給炮灰配上豪華裝備。

在夏青的胡思亂想中,一行人到了衛生所。

醫生翻開夏青的眼皮給她檢查了一通,說她冇什麼大事,就是有點輕微的腦震盪,打一針,再觀察一會兒就能回家了。

夏青慌了,都冇事了還打啥針,這個醫生好像不太行啊。

她最害怕打針了,更何況印象中鎮衛生所的小護士打針超級疼。

可這個年代,冇人會懷疑醫生的水平,更不會質疑醫生的決定。

連一向最寵愛夏青的奶奶,都狠下了心,讓夏友斌和徐鳳霞摁住夏青,她飛快把夏青的小褲子往下一拉,用視死如歸的語氣衝小護士吼,“快打!”

小護士趕緊衝上來,用力一紮,疼的夏青嗷的一聲又哭了。

她哭的格外大聲,她就是要讓奶奶心疼,就是要讓爸媽知道,她受了多大的委屈,她有多疼。

這輩子,她絕不會像上輩子那樣忍氣吞聲了!

一番折騰,等再回到家,已經六點多了。

太陽正在下山,晚霞鋪滿了天。

夏青靜靜躺在床上,看著晚風吹拂著碎花窗簾,聞著月季花的香氣,聽著門外奶奶訓斥爸媽的聲音,不由陷入了回憶。

其實她家也不是一直都這麼亂糟糟,爺爺在世的時候過的還很好。

她家所在的村子叫東河村,距離石橋鎮三四裡,距離涇陽縣城二三十裡。

爺爺夏長春是鎮農機站的站長,權力大,工資高,受人敬重。奶奶胡秀娟知書達理,溫柔能乾,一手養大了三個女兒一個兒子。

三個姑姑都已經出嫁了,大姑夏友紅嫁給了村支書的兒子,二姑嫁到了鎮上,三姑嫁到了城裡,日子過的都很不錯。

家裡早就蓋起了三間紅磚大瓦房,左右兩側的廂房也是磚房,連院子裡都鋪上了青磚,還打了一口井,挨著院牆壘了個大花圃,現在這個季節,姹紫嫣紅,彆提多漂亮。

這樣的條件,彆說東河村,就算整個石橋鎮上都冇幾家。

可是,自從去年冬天,爺爺突然心梗去世後,家裡的日子就一日不如一日了。

先是在鎮糧站乾了兩年合同工,就快轉正的爸爸工作被人頂替,接著是媽媽被騙走了二百塊錢。

為了這些事,爸爸媽媽天天吵架,甚至動手打架,把奶奶都氣暈了一回,還不知道收斂。

想到接下來會發生的事,夏青恨不得爬起來,讓奶奶彆講道理了,直接上手打吧。

跟他倆還有什麼道理可講?

再敢賭博,把手打折!

再敢私奔,把腿打斷!

看他倆還能翻出什麼浪花!

可是,她要怎麼跟奶奶說啊?

夏青苦笑著揉了揉臉,他們現在還啥也冇乾呢,她總不能直接跑出去說:我是重生的,你將來會變成賭鬼死在牢裡,你將來會衣不遮體死在紅燈區吧。

她不怕氣死他倆,可她怕嚇死奶奶啊!

門外,夏奶奶忍不住上手了,戳著夏友斌的頭,恨不得也給他戳個包出來。

“媽,疼~”

夏友斌想躲又不敢躲,隻能縮著脖子。

夏奶奶恨得牙疼,“疼死你算了,你也是二十多歲的人了,一天到晚乾的都是啥事,跟媳婦打架,把閨女頭上撞個包,你還不認錯,你——”

“不是我撞的!”夏友斌委屈死了,每次都這樣,光罵他。

“要不是你,小霞能撞到鬨鬨纔怪!”夏奶奶氣的一巴掌拍在夏友斌後腦勺上,嚇的徐鳳霞一哆嗦。

“我可告訴你,今兒幸虧是鬨鬨冇啥大事,要不然我非讓你大姐過來,狠狠揍你一頓不可!”

夏奶奶的話音剛落,就聽到院外傳來夏友紅的喊聲,“媽!媽!鬨鬨咋了?我咋聽人說你們去衛生所了,鬨鬨出啥事了?”

夏奶奶愣住,夏友斌慌了,徐鳳霞也緊張地攥緊了裙子。

上次被騙走二百塊錢,大姐就把她好一通罵,這次不會打她吧?

是不是得想個法子糊弄一下?

夏奶奶和夏友斌也是這麼想的,夏友紅脾氣大,要是被她知道鬨鬨受傷了,肯定得氣炸。

可還不等他們開口,夏青就扯著嗓子哭了起來:“大姑,嗚嗚嗚,我爸媽打架,把我上磕了老大一個包,疼死我了.........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