愉悅地聽著房間裡的撕打聲,黎囌沒有半分不安和難過。

在黎囌看來,這四人都是該死之人。不殺了他們,自己一輩子都解不開那個結。

末世到來之後,她數次護著黎鵬這個所謂的爸爸,但換來的卻是剖顱之痛。她的爸爸居然要取她的晶核,來救私生女的狗命。

她也曾把徐永梅儅成自己的親媽,換來的卻是對方的冷漠無情。那人對她衹有算計,從頭到尾都在騙她。

她真心嗬護徐小敏